<progress id="zts2j"><pre id="zts2j"></pre></progress>
<rp id="zts2j"><object id="zts2j"></object></rp>
    <th id="zts2j"></th>
    <th id="zts2j"><track id="zts2j"><sup id="zts2j"></sup></track></th>
    <dd id="zts2j"><pre id="zts2j"></pre></dd>

      <button id="zts2j"><acronym id="zts2j"><u id="zts2j"></u></acronym></button>
        <button id="zts2j"><object id="zts2j"></object></button>

        1. 新聞中心

          EEPW首頁 > 牛人業話 > 干產品就是查別人的缺、補自己的漏

          干產品就是查別人的缺、補自己的漏

          作者:天雷君時間:2019-09-20來源:電子產品世界收藏

          據說,一個人從事某種工作久了,就會患上相應的職業病。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tyy68.com/article/201909/405066.htm

          比如說,在這個姑娘們袒胸露背花枝招展的季節里,如果有一個中年油膩男帶著一種思考人生哲學的深邃目光上下打量她們,請你先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對他嗤之以鼻。因為,也許他是一名醫術精湛的中醫,正在懷著醫者仁心,對這些姑娘們望聞但不問切,看看她們是氣血不足,還是脾虛腎虧。

          灑家秉持“非禮勿視”的君子之道,對街頭的美女們自然視若無睹,卻總是喜歡打量路邊停著的汽車,尤其是發現有車燈未曾關掉時,總會忍不住去看看這輛車是否已經落鎖。同樣的,灑家沒有什么不軌之心,也絕不是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喜歡看到車耗沒了電而打不著火的情形。

          雖然打不著火開不了車想來也頗為快意,但是絕非灑家本懷!

          因為,這是灑家的職業病。干汽車電子多年,總想看看各大外資、中資、中外合資的汽車上的車身控制單元會不會出現落鎖后關不掉車燈的情況。

          1

          這一天,灑家的心情格外開心。因為灑家在上班路上發現了一起汽車小燈未正常關閉的生動案例。

          當大肚便便的車主從車上踱下來時,灑家只是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那一塊腹肌的肚皮。目力所及之處,是比大肚子更美好溫馨的畫面。一個年輕的媽媽正牽著自己的兒子去上幼兒園,在被拖拽地磕磕絆絆的小不點身旁,一位長發披肩、面容姣好的長腿美女正兀自婀娜地走著。

          一抹淡淡的云彩若即若離地懸掛在碧海似的天空中,微風輕輕地推動著長發美女緩緩前行。小胳膊小腿的小不點半走半跑著,追趕著媽媽輕盈的腳步。

          一股甜滋滋的惆悵在我心里醞釀著,翻騰著。‘人生是多么美好啊!’

          1568958775687155.jpg

          在高跟鞋悅耳且規律的噠噠聲中,一聲不和諧的喇叭聲響了起來,灑家稍稍收回炯炯的目光,在心中mark了一下,“汽車落鎖了,喇叭響一聲,轉向閃三次”,接著灑家又著意看了一下小燈,發現還在亮著。“許是小燈開關沒關,不過落鎖五秒后小燈會自動關掉的。”且不管它,繼續前行,欣賞人生的美景。

          那邊廂,大肚子肥膩男一邊緩緩地踱著分不開腿的步子,一邊轉動著不大靈活的脖子,帶著睥睨的目光從我身上一掃而過,然后變換了神情,在年輕媽媽和長發美女身上輪回般地掃視著。起初,灑家有些憤憤然,‘美女與野獸。。。’,但是很快,我又變得釋然了。

          因為我發現,他那輛車的小燈一直在亮著!

          兩個前小燈就像是汽車的眼睛,詭異地注視著周圍的一切。

          對美女與野獸的迷思瞬間煙消云散,職業精神爆棚的灑家的技術神經被迅速喚醒了。

          照理說,即使小燈開關沒關,落鎖5秒后也該自動關掉了,這是所有車身控制器都應該實現的功能。要不然,一直耗電的可不是只有這四個小燈(前后各兩個),這臺車上可能所有電子零部件(ECU)都進不了低功耗狀態。

          1568958853617715.jpg

          按照每個小燈的功率是5瓦來算,消耗電流在1.5A以上,車上所有電子零部件在喚醒狀態的耗電電流至少2A,按照汽車蓄電池電量為60Ah來算,這臺車基本上15個小時就耗沒電了。

          灑家在腦海里飛快地進行這些計算時,大肚男正依依不舍地拗過頭去,帶著逐漸遠去的背影消失在一座寫字樓的門口里。

          2

          人生啊,就是一個謎。冥冥中似乎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將你的昨天、今天和明天奇妙般地串在一起。

          目睹大肚男汽車小燈沒關上的事情還不到一周,這個命運就詭異般地落到了我的頭上。

          那天,灑家專心致志地搭著模型,做著仿真,正在物我兩忘之際,一個好長時間沒有聯系的合作伙伴把電話打了過來。

          “不得了了,天雷君,咱的車身控制器把一臺試驗車給耗沒電了。”張工急促的聲音,跨過上千公里,騰地一聲把我從座椅上拽起。

          平地驚雷一聲起,上周的幸災樂禍居然成為了災難的序曲!大肚男睥睨的眼神在灑家腦海里一閃而過,像一陣秋風,帶來陣陣涼意。

          前方軍情緊急,快馬加鞭不停蹄,第二天,我就和張工一起出現在汽車廠的辦公室里。

          汽車廠的王工是老相識了,見面寒暄幾句,就給我們交了底。

          那天,王工和同事開車回來,同事熟練地按著門把手開關鎖上了車,跑到一邊打起了電話。

          王工剛想上樓,發現自己的包落在了車上,本想找同事要鑰匙來著,結果看到同事左手拿著鑰匙右手拿著手機,正在專心致志地咕嚕嘰里,于是乎心中一動,就沒有找他要鑰匙。

          王工估摸著車門和同事之間的距離,覺得車上的PEPS(這臺車上裝有無鑰匙進入/啟動系統)應該能掃描到車外的鑰匙,于是就按了一下門把手開關,只要PEPS掃描到這把鑰匙,車門就會開鎖。

          王工說,就是這么不經意的一按,一個大bug跳了出來!

          車門和同事手中的鑰匙距離著實有些遠,所以車門沒能開了鎖,王工本來也沒有報太大希望,這倒沒什么。

          關鍵是,負責車身電子產品幾個年頭的王工的職業病也不小,他“本能”地看了一下儀表盤,發現小燈指示燈居然亮了起來!趕緊跑到車前一看,小燈果然亮著!

          發現問題的王工興奮地和同事測試了好幾遍,發現了bug出沒的規律:

          在鎖車之前,保持小燈開關為打開狀態,鎖上車五秒后,小燈關掉,等上半分鐘,整車進入休眠狀態。這時,把鑰匙拿遠一些,另一個人按下門把手開關,這時候,車門固然開不了鎖,但是小燈會亮起來,并打算一直亮到地老天荒。

          1568958976473006.jpg

          王工的描述很清晰,我做了一下“翻譯”,解釋給張工-按下門把手開關,PEPS被喚醒,通過CAN總線又喚醒了車身控制器。這時候車身控制器竟然打開了小燈,結果就一直回不到低功耗狀態了。

          3

          張工拖著肥肥的雙下巴,45度斜仰著肥碩的大腦袋,呆呆地注視著空無一物的天空。顯然,他陷入了沉思當中,或者陷入了“做沉思狀”的角色扮演中。

          和王工混得很熟的灑家,沒有心情跟張工一起玩角色扮演,因為我一眼就察覺出了問題可能的所在。

          正如上述所示的那樣,這里的休眠-喚醒路徑是:PEPS 通過CAN總線喚醒了車身控制器,車身控制器通過LIN線又喚醒了組合開關節點。車身控制器不會無緣無故打開小燈,肯定是組合開關節點通過LIN報文向我發送了關閉小燈、打開小燈的命令!

          至于組合開關節點為什么會發生打開狀態->關閉狀態->打開狀態的切換,既然現在的小燈開關沒有關上,從編碼的角度也就很容易理解了。組合開關節點休眠再喚醒之后,執行了開關狀態的初始化,將小燈開關狀態初始化為關閉狀態(默認就是關閉),此時通過LIN報文發送的是“小燈開關關閉”,經過一定的濾波時間(假設為100毫秒)后測得小燈開關為打開狀態,此時通過LIN報文發送的是“小燈開關打開”。

          故而,在我的車身控制器中,喚醒后組合開關節點發送小燈開關關閉,然后又發送了小燈開關打開,于是車身控制器重新打開了小燈。換句話說,如果小燈開關通過LIN報文發送過來的一直是打開狀態的話,車身控制器也不會重新打開小燈。

          我把這個分析告訴了王工,王工帶著蒙拉麗莎似的微笑不置可否,讓我抓個LIN報文看看。張工麻利地接上OBD口,打開canoe,抓“小燈開關狀態”這個LIN信號的波形。果然,這個組合開關節點在喚醒后不合時宜地先發送了“小燈關閉”,緊接著一直發送“小燈打開”。

          問題坐實了!組合開關節點的處理確實有漏洞。但是王工又提出了一個問題:既然功能規范中要求車門閉鎖五秒后關閉小燈,這車門沒有成功解鎖,是不是車身控制器也應該在喚醒之后五秒后再關閉小燈呢?

          02.jpg

          斯言誠哉!車門沒成功解鎖,仍然處于閉鎖狀態,即使沒有車門閉鎖這個動作,從喚醒開始計時5秒似乎也是應有之義,因為,總不能讓小燈一直亮著,整個車一直處于非休眠狀態吧!

          4

          當我灰溜溜地改代碼時,張工踅摸到我跟前,跟我咬起了耳朵。

          原來,A點車身控制器供應商不久之前也被叫了過來測試這個問題,測試結果當然是一樣的。但是,在王工提出修改代碼的要求后,A點技術人員義正言辭地表示,誰的錯就誰改,既然是組合開關節點的錯,怎么能遷就他們而讓自己改呢?

          結果,王工無奈之下只好讓組合開關節點供應商修改。張工帶著憤憤然的神色,“哎,就知道欺負B點供應商,難道,不把B點供應商當人嗎?”

          張工話音甫落,我的眼前忽然浮起王工那蒙娜麗莎的微笑,so de si ne!

          timg.gif

          不過,做為修行人,推功攬過本是應有之義,別人的產品確實有缺陷,但是自己的產品也不能說是十足完美。靜坐常思己過,閑談莫論人非,于是我跟頗有些不平的張工說道:

          干產品,本來就是查別人的缺,補自己的漏嘛!

          何委屈之有哉!



          關鍵詞:

          評論


          相關推薦

          技術專區

          關閉
          免费看黄色软件